創業初心是如何迷失的

未知 2019-08-29 09:21


創業初心是如何迷失的

       如果不是暴風集團創始人、董事長兼CEO馮鑫突然被公安機關采取強制措施,正逐漸被人們遺忘的暴風影音或許不會再度成為焦點。向來豪邁的馮鑫沒能想到,在他47歲這年,他和他的暴風集團,會以如此“高調”的姿態站上話題的中心。

  現實就是這么殘酷。在人們討論著是用愛奇藝看《延禧攻略》還是用優酷看《白夜追兇》時,已經很少有人想起暴風影音。毫無疑問,暴風影音是一個時代的產物,如今,這個暴風集團曾經最引以為傲的產品,早已被人拋之腦后。

  在馮鑫被帶走的這段時間里,暴風處于無人掌舵的境地。近日,《證券日報》再次實探暴風集團所在地——首享科技大廈13層,原本由兩名工作人員把守的前臺,如今空無一人,但保安卻增加了一名。據了解,目前暴風集團董秘由證券事務代表于兆輝代理,但《證券日報》記者多次撥打于兆輝的手機,均無人響應。暴風集團的公開電話也始終處于無人接聽的狀態。

  “馮鑫出事后,這家公司的人好像人間蒸發了似的,(我們)根本無法與他們聯系上。”一位暴風集團的投資者表示。

  馮鑫突然“被捕”的話題,如今成為暴風內部的“禁忌”,無人會主動提及,也無人敢提及。在《證券日報》記者的多方采訪中,無論是暴風高管還是工作人員,都對此事不愿多言,守口如瓶。

  經過記者多次溝通后,對于馮鑫以及暴風集團目前的近況,暴風集團相關負責人最終給出了正式回應:“現階段公司不適合接受采訪,也不希望報道。”

  暴風TV CEO劉耀平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暴風TV是獨立運營的公司,目前還處于正常運營階段,暫未受到影響。”但對于馮鑫事件,他也較為謹慎,只稱“請關注(公司)公告。”

  現在的暴風集團,少了馮鑫,似乎更加危機四伏。資本的迷霧讓不少公司難以看清自己,回顧暴風面臨的問題,資本容易讓人迷失,馮鑫也不例外。

  毫無疑問,暴風集團的風暴也敲響了警鐘。

  短暫的高光

  在過去的很長一段時間內,馮鑫曾經試圖和賈躍亭劃清界限,可現實是,他和賈躍亭身上的相似之處實在太多了。他們同為山西人,同樣是70年代初出生,同樣以互聯網視頻起家,同樣唱過《野子》,同樣有著屬于自己的生態夢,兩人公司上市后同為資本市場的“妖股”,同樣有著相似的劇情走向。不過,兩人不同的是,賈躍亭脫身赴美繼續尋求造車夢,馮鑫卻涉嫌犯罪被警方控制。

  在馮鑫出事之后,許多人為他感到惋惜。據相關報道,美圖董事長蔡文勝在朋友圈表示,心里非常難受。暴風影音免費服務過無數用戶,馮鑫也成就過很多人,讓很多機構和股東都賺過錢。創業者要謹記一條紀律:任何時候不要簽個人連帶無限責任。

  在許多人眼中,馮鑫是一個性情中人。他曾經為了看世界杯請假,甚至以辭職要挾;也曾因為打架住了半年醫院。

  在收購暴風集團之前,馮鑫的人生經歷頗為豐富,他做過食品銷售、維修過BP機、也做過煤炭運輸。

  1998年,馮鑫進入文曲星,后來又到了金山軟件負責銷售。直到2005年,馮鑫創辦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北京庫酷熱科技公司,并推出了“酷熱影音”,2007年,馮鑫收購暴風影音,組建了暴風集團。

  曾幾何時,暴風也有過高光時刻。PC端時代,暴風旗下的核心業務暴風影音,曾經是每臺電腦的裝機必備。只是后來,隨著移動端的到來,暴風并沒有走對路。

  2015年,暴風集團迎來了資本層面的高光時刻。當年3月14日,暴風在創業板上市,當時名為暴風科技。在其上市的40個交易日內,曾經創下36個漲停板的紀錄,股價一路飆升,從發行價7.14元/股,一度升至327元/股,市值最高超過400億元,在2015年的資本市場留下深深的印記,被稱作“妖股”。彼時,暴風所刮起的資本旋風,讓不少人體驗到了一夜暴富的瘋狂。

  然而,此時的暴風,事實上已經在馮鑫膨脹的“野心”中顯現危機。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上市后實控人迷失方向、不能正確認識公司本身,導致一系列盲目擴張盲目樂觀的決策”。

  藏不住的野心

  早期的馮鑫和他的暴風集團有著很大的野心,企圖將暴風集團打造成一家互聯網娛樂平臺,建造生態帝國。

  在暴風集團2015年年報中,暴風集團稱,自上市以來,公司以“跨界有方,聯邦生態”的戰略思維,確立了“平臺+內容+數據”的DT大娛樂戰略,并稱暴風集團將會從上市前的單一視頻服務商發展為集互聯網視頻、VR(虛擬現實)、智能家庭娛樂、直播、影視文化、互聯網游戲和O2O等為一體的公司。

  為了完成這一戰略規劃,暴風集團開始了一系列的動作。2016年3月份,暴風集團對外宣稱擬以31億元收購影視公司稻草熊影業、游戲公司立動科技、游戲發行公司甘普科技。其中,稻草熊影業是由吳奇隆創立的公司,劉詩詩、趙麗穎是公司股東。

  不過,上述收購計劃并未獲得通過。而馮鑫過后反思這段經歷,認為失誤在于自己和團隊不熟悉A股資本市場,從而錯過了資本運作的最佳窗口期。

  在沈萌看來,任何公司都不要盲目自大,應當扎實聚焦主業、深耕研發基礎。

  互聯網行業專家包冉認為:“從暴風集團身上不難看出,對于任何一家公司而言,一個有戰略眼光的CFO是非常重要的,暴風集團缺少這樣的CFO。”

  而暴風集團崩塌的另一轉折點是一項跨國收購案。暴風在該筆收購中的標的是海外體育傳媒公司——MP&Silva,這也是暴風體育版圖上的一塊拼圖。2016年2月25日,暴風科技、暴風投資以及光大浸輝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共同出資,成立上海浸鑫投資咨詢合伙企業(以下簡稱“上海浸鑫”),上海浸鑫最終完成了MP&Silva的收購計劃,收購公司65%的股權。彼時,這則收購運作資金達52億元的跨洋并購案引發轟動。

  記者獲取的一份材料顯示,MP&Silva由曾任AC米蘭足球俱樂部官方頻道Milan Channel的CEO里卡多一手創辦,業務覆蓋全球200多個國家和地區,擁有90多個體育產權,足球賽事轉播經營份額居全球第一。2016年,MP&Silva的凈交易額為6.37億美元。

  但在暴風與光大聯合設立的并購投資基金進入之后,MP&Silva卻全線崩盤,版權接連失去,訴訟接踵而至。

  多家媒體報道稱,馮鑫涉嫌犯罪與上述收購案有關,馮鑫在此項目的融資過程中存在行賄行為。與此同時,另有8名人員被相關機關采取控制措施。

  在包冉看來,資本狂歡下的暴風集團其實早已埋下隱患,暴風集團對標的并不是賈躍亭的樂視,而是迅雷。他認為,兩者有著很大的共通性。“雖然暴風是播放器起家,迅雷是下載工具,但實際上,二者都是窄帶互聯網時代、以本地播放為主的工具型軟件,差別是二者所扮演的角色不同。但它們不得不面對的問題是,隨著正版化、在線流媒體播放趨勢確定之后,這兩個軟件的原始價值免不了會日漸萎縮。”

  “實際上,在上市之前,暴風集團最為核心的主營業務—暴風影音,已經屬于行業的邊緣型業務。而上市之時,錯過了黃金歲月的暴風集團,應該戰略特別清晰,充分利用資本給予的機遇,而不是布局過多、過雜。”包冉表示。

  隨著上市之初資本泡沫的消逝,暴風集團也逐漸現了“原形”。上市后的短短3年內,暴風集團的市值從超過400億元縮水為不到20億元。而最新的半年報預告顯示,暴風集團預計2019年上半年虧損金額為2.3億元至2.35億元。

  反思化為泡影

  在馮鑫入獄前,他也有過對暴風集團的反思。2018年7月9日,暴風集團官方微信號發布的《三年大考,暴風雨中的暴風——馮鑫的內部兩小時長談》(以下簡稱“長談”)中,馮鑫就通過9000字的長文復盤了暴風的過去和困局。暴風走到今天這個地步,馮鑫將99.999%的原因都歸到自己身上,他認為是自己某些方面的能力不足,才導致如此的局面。

  長談中,馮鑫指出,暴風上市3年,面臨著3個問題:由于團隊零經驗,導致公司最有價值的能力沒有被釋放;對債券融資和股權融資沒有明確的認識;在業務布局上也有貪婪。

  當外界對暴風集團近些年的評價從馮鑫自己口中說出的時候,顯得十分難得。包冉表示:“上市之后,暴風集團市值一度超過400億元,當時的時間點是一個很好的再融資的窗口,但可惜的是,暴風集團沒有很好的抓住機遇。”

  可終究還是當局者迷。當時,馮鑫認為應當緊緊抓住TV板塊的發展,并對TV以外的業務下決心動大手術,未來暴風將“All in TV”,他預計,電視業務將在2019年進入盈利期,預測2020年和2021年應該至少有一二十億元的利潤,且會保持很高的增長速度。

  只是,從暴風集團2018年年報來看,暴風TV反倒成了暴風業績的絆腳石。根據東方財富Choice數據顯示,2016年至2018年,暴風集團的凈利潤分別為5281萬元、5514萬元以及-10.9億元。

  而2018年虧損10.9億元,主要源自于暴風TV的虧損。年報顯示,截至2018年年底,暴風TV的虧損金額高達11.91億元,流動資產為4.1億元,流動負債16.6億元。

  不僅如此,今年7月份,根據相關報道,暴風TV疑似停止生產及出售電視產品,并已關閉包括暴風TV官網商城、京東及天貓旗艦店、蘇寧易購等在內的銷售渠道。

  8月28日,《證券日報》記者在暴風TV官方商城仍能見到有部分暴風電視機在銷售,而京東及天貓旗艦店、蘇寧易購上的暴風TV均已不見蹤跡。

  對于暴風TV目前的現狀,《證券日報》記者聯系到了暴風TV CEO劉耀平。雖然并未正面回答暴風TV是否停止生產和出售等問題,但他表示:“暴風TV是獨立運營的公司,目前還處于正常運營階段。公司后續的售后服務也都在正常進行,至于會否有新品上市,要根據公司的正常策略來安排。”

  除此之外,相關報道稱,由于資金周轉不足,有數家供應商已與暴風TV中斷合作,導致暴風TV庫存備貨緊缺。

  一年前,馮鑫寄希望于暴風TV,并提出“All in TV”的口號,可如今看來,馮鑫此前的偉大規劃還沒來得及實現,反倒一直在面臨著各種困境。

  “近年來,在線流媒體市場已經被優愛騰占據,暴風很難分得一杯羹,從這個層面來看,選擇‘All in TV’的戰略有一定的合理性,但并沒有為企業帶來盈利的可能。彩電行業是一個飽和的市場,而大屏的市場也是微利的狀態,利潤并不高,這是全行業面臨的問題。所以,這樣的戰略,很難為企業帶來現金流,也沒有想象力和估值空間。”包冉稱。

  馮鑫之于暴風的意義,不言而喻,而少了馮鑫的暴風猶如斷翅的蝴蝶。包冉認為:“對于暴風集團這樣的企業來說,創始人的作用非常明顯,可以利用人脈關系、江湖地位等,很大程度上決定著企業未來的走向。”

  少了馮鑫的暴風影音,未來究竟走向何方?現在還尚未知曉。包冉認為,未來少了馮鑫的坐鎮,暴風集團舉步維艱。而在沈萌看來,一切并不樂觀。他指出:“暴風的問題在于實控人,現在實控人被捕,會使得暴風進一步失控,除非司法介入,而其他投資者亦不會輕易接手。”
標簽
新加坡幸运28官方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