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醞釀多項新政:限薪1000萬

未知 2019-11-25 18:14


中超醞釀多項新政:限薪1000萬


11月25日,中國足協召集中超16家俱樂部投資人代表在上海舉行聯賽工作會議。開會意在為事關未來國內職業聯賽生存、發展的大計出謀劃策,為相關規則或政策的科學、合理出臺集思廣益。

不過據了解,因為參會代表對聯賽問題的認知及利益出發點存在差別,因此對于中國足協拋出的一系列聯賽新政動議,大家各持己見。

對于諸如“三級職業聯賽本土球員限薪”、“中超球員薪酬達到頂薪標準后不能隨意轉會”、“超級外援身價不超2500萬歐元且不限薪”、“U21本土球員稅前年薪不超100萬元”、“俱樂部如有U23球員經足協推薦赴海外留洋,可在聯賽中適當減免執行U23球員政策”、“中乙每隊只能注冊3名30歲以上球員”等可能“落地”的新政動議內容,有與會代表提出異議甚至為此“唇槍舌戰”。

25日上午,上海綠地萬豪酒店聚集了來自中國足協、中超公司及中超16家俱樂部的代表。此前,有消息顯示,赴會俱樂部代表為各家投資人,不過實際到會的大多是各俱樂部的總經理或副總經理。

從上周中國足協發布“延緩職業俱樂部簽署球員新工作合同”及相關官方解讀來看,此次會議召開意在為12月初協會正式頒布“關于進一步推動聯賽發展的若干意見”作準備。在一系列事關聯賽發展的新政正式“落地”前,中國足協還需要與各家俱樂部就細節內容進行溝通。

事實上,對于中國足協通過“新政”完善職業聯賽、推動青少年足球發展、為國家足球謀福祉的初衷,各俱樂部都持歡迎態度。但由于政策推出或調整“牽一發動全身”,可能觸及各方的利益較大,因此在具體推敲過程中也難免經歷一些波折。

此前,已有媒體對可能出臺的聯賽新政作出了猜測性披露。不過25日會議上,與會代表們討論設計的內容和坊間傳說的內容多少有些差異。有更多新鮮內容沒有被披露過。

比如按此前各方擬定的方案,未來中超、中甲、中乙三級聯賽本土球員的單季頂薪標準分別為稅前1000萬元、600萬元、300萬元;凡領到中超頂薪的球員,不得未經原屬俱樂部同意自由轉會;每家中超俱樂部允許引進1名超級外援,其身價不得超過2500萬歐元,且薪資不受限;各俱樂部U21本土球員稅前不超過100萬元;俱樂部如有U23本土球員經中國足協推薦獲得赴海外留洋機會的,將可以在聯賽中適當減免執行U23球員政策;中乙球隊每隊單季最多只能報名3位年齡在30歲以上的球員。

無血統歸化球員每場比賽只能上一個

對于外界普遍關心的聯賽入籍(歸化)球員注冊及使用辦法。目前已經初步草擬的方案是,未來中超俱樂部每家至多同時注冊2名非華裔血統入籍球員,每場比賽只能上場1名非華裔血統入籍球員。而普通外援政策則基本延續本賽季下半賽季調整后的政策,也就是每場比賽每隊可以報名4外援,其中同時登場3外援。至于具有華裔血統的入籍球員則視同為普通本土球員。所有入籍球員的薪資標準同于普通本土球員。

從上述動議的提出,不難判斷,中國足協在“為職業俱樂部減負、推動本土球員培養發展力度”方面表現出極大的誠意。但因為具體動議內容帶有明顯的“干預、調控”色彩,因此還是在俱樂部層面引起了不小反響。

有與會代表透露,中國足協主席陳戌源在25日會議上強調了聯賽規則推出或調整的積極意義。不過仍有俱樂部對具體動議內容提出異議。

比如對于“限薪帽”,有俱樂部代表認為應該根據各級聯賽的實際情況,科學劃定,而不是“一刀切”。此外對于“領得頂薪球員不得自由轉會”,也有俱樂部代表認為這有悖于國際足壇現行轉會制度的精神,球員作為勞動者有權自由選擇合作俱樂部。這類代表還認為,如果這項規則被推出,無異于給國內聯賽轉會市場加了一道“轉會鎖”,將一定程度抑制轉會市場的流動。

那么不排除部分領取高薪的球員喪失進取心,對其他努力上進球員也構成了打擊。這樣的規則可能有益于擁有大量行將合同到期球員的俱樂部強留球員,但對其他俱樂部引進人才可能會造成不公。

對于“超級外援”概念,也有與會代表表達了異議。按照有關動議,未來中超俱樂部每家每個賽季外援薪資投入總額很可能不得超過1.5億元。如果超級外援不限薪,那么其薪酬產生的費用可能會占據俱樂部外援薪資投入的絕對比重。不同外援身價、薪酬標準出現天壤之別,亦有可能破壞外援間的協作,從而造成球隊內耗。而如果超級外援表現不盡心、不給力,也會招來廣大本土球員的不滿,從而破壞球隊團結。

至于U21球員限薪,也有俱樂部代表認為應該靈活調整而不是制定一條“死線”。事實上,當今國際足壇也不乏一些U21精英球員在各俱樂部、國家隊挑大梁。比如英格蘭國腳斯特林早在17歲那年已經可以勝任英超主力。而具體到我國本土球員,年僅19歲的朱辰杰已經擔綱國家隊和申花隊的主力中衛,如果一些普通非國腳球員領著數倍于朱辰杰幾倍的薪酬,試想這樣的薪資標準對于年輕尖子球員是不是公平?

對于國腳薪資可上浮20%的動議,各方也展開熱議。有人也擔心,規則推出鼓勵本土球員力爭上游,鼓勵國腳積極競爭無可厚非。但在國腳的選拔與資格認定方面,中國足協也需要嚴格把質量關。甚至需要未雨綢繆,從思想和行動上杜絕在此類問題上出現“權力尋租”空間。

從25日會議情況看,無論是中國足協還是俱樂部,雖然看待問題的角度存在差異,但總體來說,都是為未來聯賽健康、可持續發展諫言獻策。而由于事關各方重大利益,中國足協并不會在會議期間草率拍板定案。需要說明的是,無論規則最終如何定案,中國足協為俱樂部減負、造福青少年足球和國字號球隊人才建設的方向都不會偏移。而一系列思想的碰撞也是為了政策出臺切實可行,力保聯賽競爭公平。

標簽
新加坡幸运28官方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