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大家誤解最大的一個歷史人物是誰?

未知 2019-11-24 11:20
被大家誤解最大的一個歷史人物是誰?

知乎上有個問題:你曾經誤解最大的一個歷史人物是誰?有人便提到龐太師,還說我們從小就知道,這家伙真是壞透了,用一句四川話來說,就是從腦殼頂頂壞到腳板心心,壞得流膿!

具體有多壞呢?

比如跟楊家將作對,從老令公楊業一直到楊文廣,整整四代人都是他的死對頭;比如跟呼家將作對;比如跟各種版本的八賢王作對;跟少年包青天作對,包青天長大后繼續跟他作對;跟三俠五義作對;各種里通外國;各種陷害忠良;女兒淫亂后宮;兩個兒子龐龍和龐虎都不是好東西;從開國皇帝宋太祖一直壞到宋仁宗,四朝奸賊……

這個龐太師的原型,真名叫龐籍,生于公元988年,而老令公楊業,在他出生前兩年就去世了(楊業死于公元986年),也就是說,龐太師若要與楊業作對,必須玩穿越,回到過去。

豈止是第一條,其他各條,也都經不起推敲,因為都是胡說八道。

那么問題來了:是誰灌輸了我們這些錯誤的歷史呢?罪魁禍首,當然是各種文藝作品,小說啊,戲劇啊,尤其是那些毫無節操、一切為了收視率的電視劇制作者,他們胡編亂造的本事,讓人瞠目結舌,而任意顛倒是非黑白,只是他們的基本套路,反正幾百年前的死人,不會從墳墓里跑出來找麻煩。

  文藝作品喜歡黑人,這不是孤例,還有一個宋朝人也被黑得很慘,也為人所熟知,那就是大名鼎鼎的“奸賊”潘仁美,而其原型潘美,卻是個足智多謀、英勇善戰,戰功赫赫的大功臣!

02

據《宋史·龐籍傳》,龐籍生于988年,死于1063年,今山東省菏澤市成武縣人。

生于官宦之家的龐籍,由于從小就能受到良好的教育,長大后很順利地考中了進士,雖然之前毫無工作經驗,但被授黃州(今湖北黃岡)司理參軍后,領導的評價是他一上任就很能干,“足智多謀,得心應手”,這樣的下屬,上司自然喜愛得不要不要的。

  

既然這么有才,那么呆在小小的黃州,就是屈才,知州夏竦(后來任宰相)認為他有宰相之才,就把他推薦給了開封府,任兵曹參軍,由于表現不錯,開封知府又把他推薦為法曹,不久升任大理寺丞、知襄邑縣。

我腫么就碰不到這種好領導呢?有才不是龐籍唯一的優點,與敢于指出皇上的不是相比,有才這個優點,實在算不了什么,因為與皇上“作對”,弄不好是要倒大霉的。

比如天生五年(公元1027年),龐籍被調至朝廷,任刑部詳覆官,遷為群牧判官,參與編修《天圣編敕》,他一來就跟上面懟上了,而且矛頭直指最高領導。

啰嗦一句,所謂“敕”,是皇上發布命令的一種形式,具有至高無上的法律效力,所謂“編敕”,意思是對于散敕的匯編,是使敕上升為一般法律形式的立法程序,從而使編敕成為重要的法律形式。

既然讓我干法律有關的工作,那么我就不客氣了,于是他一上任,就上了一言:“舊制不以國馬假臣下,重武備也。今日圣斷乃異于昔,臣竊惑焉。若是,則清強者沮矣。”

大意是說,朝廷過去有制度,規定臣下不能使用國家養的馬,這是重視武備,很好,但陛下如今的決斷卻與過去不同,這讓臣下感到迷惑,如果再這樣下去,那么為官清廉的官吏,就會沮喪失望。

“今日圣斷乃異于昔”,這話雖然很婉轉,但意思很明確,說白了就是,陛下您這是知法犯法呀。

03

龐籍所指,當然不是空穴來風,沒有具體事例,他也不會胡咧咧。

這事兒涉及到內侍楊懷敏,一個誰也不敢惹的牛人。一個宦官,有什么好牛逼的?楊懷敏可不是普通閹貨,是張貴妃的親信!這個閹貨,卻比大臣們還牛,樞密院可以把帶甲的馬,隨便借給他!

不是明文規定不準這樣么,這樞密院,膽兒夠肥呀!其實誰都明白,沒有皇上在背后“撐腰”,掌管機要事務的樞密院,是不敢隨便把馬借給私人的,何況是帶甲的馬!



可是在此之前,滿朝文武,都特么睜只眼閉只眼,沒人敢放半個屁,張貴妃的親信,哪個敢碰啊。

皇上大人還懶得出奇,官員們的奏章,本該皇上批閱,他卻一股腦兒交給中書,或者樞密院,放手讓他們去處理,從來沒人認為有什么問題。

那么多大臣,不可能全是糊涂蛋,只是沒人敢吭聲而已。

龐籍才不管呢,開門見山地在奏章中指出,皇上你想省點心,這可以理解,可是您想過沒有,您這樣做,是給了那些奸佞之徒,在奏章上動手腳的機會啊。

公主的兒子王世融,也被他“盯”上。

龐籍在奏章中說,作為公主的兒子,王世融毆打府吏,按照法律規定,應該交納贖金,可是三司(唐、宋以鹽鐵、度支、戶部為三司,主理財賦)卻不追究,為什么呢?還不是因為他是皇親國戚!

不要說公主的兒子,太后他都敢碰!

比如宋真宗去世后,章獻太后(宋朝第一位攝政的太后)頒布遺詔:章惠太后(宋仁宗養母)參議軍國大事。這不是后宮干政嗎?雖然章獻太后并沒有亂來,她“執行”的不過是先皇的遺詔,但龐籍也堅決反對,還把垂簾禮儀制度全部取來,一把火燒了。

兩個權勢最大的女人,一點脾氣也沒有。

制止了女人干政,龐籍緊接著給皇上上奏:“陛下躬親萬機,用人宜辨邪正、防朋黨,擢進近列,愿采公論,毋令出于執政。”

意思是陛下親自處理國家事務,要擦亮眼睛,認清奸佞小人,防止朋黨的滋生,應多聽大臣們的意見。

當時的言官,大多揣摩宰相的意圖,看宰相的眼色行事,唯獨龐籍,敢于“繞”過宰相,直接為天子“服務”,獲御史中丞高度評價,稱他為“天子御史”。

04

除了剛直不阿,極力維護法律的尊嚴,在軍事方面,龐籍也很有一套。

比如1042年,在擔任左諫議大夫,兼任鄜延都總管、經略安撫緣邊招討使期間,龐籍率領部將狄青和一萬多將士駐守邊境,不但很快收復被西夏攻占的金明、承平、塞門、安遠、栲栳砦等失地,還領導軍民迅速恢復生產,將肥沃的土地交給百姓耕種,收獲的糧食作為軍糧,給朝廷減輕了巨大的負擔。

這個狄青可不是一般人,不但是北宋名將,在中國歷代名將錄的“花名冊”上,也是大名鼎鼎,一生經歷大小二十五戰,戰功赫赫,與尹洙、韓琦、范仲淹等朝廷重臣,都是好朋友。

鮮為人知的是,出身貧寒的狄青,正是龐籍推薦的(除了狄青,龐籍還向朝廷推薦了另一個人才,那就是同樣青史有名的司馬光)。

由于邊境有龐籍的鎮守,西夏老大李元昊無懈可擊,便想玩兒詭計,派一個名叫李文貴的皇族,給龐籍送來一封投誠信,龐籍不假思索地斷言是“欺騙”,果不其然,幾個月后,李元昊大舉進犯定川,龐籍立即召見李文貴,曉以利害,警告他們收手,兩國如果發生大規模戰爭,西夏未必占得了便宜。

李文貴回到西夏不久,李元昊就叫皇后野利氏之兄野利旺榮修書一封,似有和解之意。

正好多年打仗,打得宋仁宗厭倦了,干脆就坡下驢,“招安”了吧,宋仁宗便讓龐籍“回報書信”,管野利旺榮叫“太尉”,龐籍說這可不行,因為陪臣是不能稱為太尉的,否則李元昊就不是臣子了,就與陛下平起平坐了,他怎么能與陛下平起平坐呢?

  

這個李元昊,當然不甘心為臣,第二年,他又派來個名叫賀從勖的使者,卻稱男不稱臣,意思是我李元昊寧愿當你的兒子,也不愿做你的臣子,龐籍說這可不行,這不合禮儀,賀從勖說,實際上兒子侍奉父親,就像臣下侍奉君主一樣,這樣吧,如果到了京師天子不允許,再回去商議吧。

后來,李元昊還是臣服了,龐籍在其中起的作用,有目共睹,被任命為樞密副使,他趁機請求朝廷合并省份減少官員,退掉靠近要塞的士兵,讓他們在內地謀生,得到采納,為朝廷節省了不少守邊開支。

……

公元1060年,72歲的龐籍以年老為由,上書告老還鄉,不久以太子太保致仕,封為潁國公。三年后,龐籍去世,終年76歲,同年六月追贈司空,加侍中,謚號莊敏。

縱觀龐籍一生,雖然身處相對和平時期的他,未干過轟轟烈烈的大事,但其心不可謂不忠,其行不可謂不公,處處為國家人民著想,這樣的一個人,怎么會是人神共憤的奸賊呢?
標簽
新加坡幸运28官方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