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唐朝下的藝術精神及其流變

未知 2019-08-13 14:20
盛世唐朝下的藝術精神及其流變

元豐八年,宋哲宗即位。這位年幼的皇帝還不能處理政務,所以當時的老太后——高太后終于有機會把那些整天嚷嚷變法的人踢到一邊去了。他上臺后,立刻啟用司馬光,打壓王安石,新一輪的新舊黨爭就此拉開序幕。
盛世唐朝下的藝術精神及其流變:以書法藝術為例
盛世唐朝下的藝術精神及其流變:以書法藝術為例
不過這一切對于當時還在常州寄居的蘇軾而言確實是一個轉機,不久之后,舊黨就認定蘇軾是受到新黨打壓的自己人,因此立刻招他回朝。后來的事實證明,蘇軾既不是新黨,也不是舊黨,不過當時的他可謂是一路連升,一直升任到翰林學士、知制誥,知禮部貢舉。
在還朝歸途中,途徑史全叔家,史全叔知道蘇軾喜歡書畫,趁機會特意拿出自己珍藏的吳道子的畫作,蘇軾大喜過望,隨即在此畫后題跋鑒賞,因此留下了書畫史上著名的《書吳道子畫后》。
盛世唐朝下的藝術精神及其流變:以書法藝術為例
盛世唐朝下的藝術精神及其流變:以書法藝術為例
在這段題跋中,蘇軾指出任何文化藝術的發展都是在前人積累的基礎上形成的,絕對不是一個人獨立的創作。指出吳道子的畫之所以這么好,是因為他“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但更為重要的是,他在這幅畫的題跋后面指出了他心目中最好的書法家,不是王羲之,而是顏真卿:
君子之于學,百工之于技,自三代歷漢至唐而備矣。故詩至于杜子美,文至于韓退之,書至于顏魯公,畫至于吳道子,而古今之變,天下之能事畢矣。
盛世唐朝下的藝術精神及其流變:以書法藝術為例
盛世唐朝下的藝術精神及其流變:以書法藝術為例
杜子美,即杜甫,韓退之,即韓愈,顏魯公,即顏真卿,這三個人和吳道子一起,都是盛世唐朝的代表。也就是說,蘇軾提出的“天下之能事”的代表,幾乎都是唐朝人,那么唐朝時期的文化藝術為什么會受到速度的推崇呢?本文即從唐朝時期的書法藝術作為切入點,來考察以書法藝術為代表的盛唐藝術精神對藝術的影響力。
盛世唐朝下的藝術精神及其流變:以書法藝術為例
盛世唐朝下的藝術精神及其流變:以書法藝術為例
中國書法是中國傳統文化中重要的組成部分,直到現在仍然保持著比較好的生命力和較大的影響,談到中國書法藝術的精神,我們就必須要提到唐代的書法。因為唐代的書法是整個書法史上的巔峰,唐代獨特的書法文化對后世產生了非常大的影響,但是,關于唐代書法精神狀態的研究一直是比較少的,而要想了解一個時代的藝術門類,尤其是它的發展現狀,就不得不對它內在的精神內核進行深入的考察,才能得到一個完整的相對統一的結論。而我們說唐代時期的書法藝術精神其實和唐朝強盛的國力和那個時代繁榮的經濟和軍事實力是分不開的,也就是說,唐代的盛世孕育了繁榮的書法藝術。
 
 
標簽
新加坡幸运28官方网址